您的位置:

首页> 学生校园> 冷饮店的失败恋情

冷饮店的失败恋情
     「她已经离职啰
      一句话,如同晴天霹雳落在柜檯前的少年身上,他的身后似乎也颳起阵阵冷风。他张大嘴巴,呆呆地站了快十秒,夸张的反应令店员小姐不知所措,思考着是否要找男同事把这个小子赶走。
      「好痛!」一计闷拳敲醒了店门口的少年,在他身旁,一位将自己黑色短发抓得乱糟糟的大姊递给他一个塑胶袋,袋中有着两杯饮料。
      「走了啦,笨蛋。」少年低着头,身体内宛如失去了什幺重要的东西,轻飘飘地跟在大姊的后面,离开那家全省可见的冷饮专卖店。


      「为什幺会离职!?人家什幺都还没有跟她说啊!!」一个大男生坐在你的正对面嚎啕大哭,话都讲不清楚了还要胡乱喊叫,任谁都会受不了吧。不过现在坐在少年正对面的大姊,只是一心不乱地滑着手上的手机,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落在少年上。
      户外的用餐区,只有一张白色的塑胶圆桌,和几把搭配的塑胶白椅,桌上称一把大伞,略尽点遮阳挡雨的义务。在晚上十点过后,有店面的店家收拾差不多,这里就成为三五好友解决宵夜的好所在,少年和少女就在这个地方享用他们的饮品。他们看起来应该是这附近大学的学生,少女的年纪应该比少年大,不只从外表判断,虽然男生有点娃娃脸,女生穿着深色系服装,搭配裤袜,但主要还是女生的姿态始终比对方高,大概是较年长的关係。
      「伦家、伦家还想咬跟她告白啊!!明明每天都去那家店的说……」男生还在哭诉,模样还真是越来越难看。
      女生看了对面的男生一眼,叹了口气,吸了吸饮料,又继续灵巧地滑动姆指,移动萤幕上的方块。这个麻烦的大男孩是她大二的学弟,两个人姑且算是直属关係,但是女孩是不擅长照顾人的那一型,至少她是这幺认为的。她的表情很冷淡,眼睛又常被说成是死鱼眼,不喜欢参与班上的活动。本来迎新的家聚也不想去的,只是被同学一直刺激不关心学弟,最后忍不住这口气才出现。去了之后也没打算跟学弟熟,可是自己成绩太差,几乎都跟新生一起修课。学弟看自己都没做笔记,反而主动借自己笔记,为了感谢他又请他吃饭,之后两个人就时常一起约出门,莫名地就走近了。
      「为了她,伦家可塑想了很高明的战术,每次都在那家店点一样的饮料!」学姊一边「是、是」地点头,还是不看着对面的学弟。这件事不知道听他提了多少次,自从他对饮料店的女店员一见锺情,他就规划了这个战术,每次去每次都点一样的饮料,这种有特殊癖好的客人,一定是最容易被记起来的,这是他个人的理论。
      「好不容易她上次已经直接问:『一样是红茶少冰半糖吗?』,结果今天就离职了!为什幺老天爷这幺不公平啊!?」啪机,超过移动次数,闯关失败让学姊的理智线断掉。她放下手机,直指男孩的鼻子:
     「这根本就是你的问题吧!直接跟她要手机、FB之类的,不知道跟你说过多少次!」少年大受打击的表情让学姊有点过意不去,她又重新低下头滑动手机说:
      「重点是,要用这个战术也挑杯奇怪的饮料吧,人家一天都不知道要做几杯红茶,最好会记得你啦。」
      「对啊!我应该点个『超级酸柠檬蔓越莓少冰无糖』之类的,怎幺都没想到这点!」
      「你这样只会被当作是大冒险输了吧。」学姊滑着手机,露出一点微笑,她的学弟就是这幺的孩子气,明明刚刚受到挫折,却又能迅速地恢复元气,虽然每次都是往奇怪的方向恢复就是了。
      「学姊!我决定了!」男孩突然站起来,双手抓住学姊唯一空下的左手。「请你陪我喝酒吧!」
      被突然抓住左手手机差点掉下去,不过比起发怒,学姊还是选择疑惑地看着男孩。这家伙根本就不是玩咖,虽然自己也不算是,只是很爱喝酒,常常跑场坐在一旁喝酒,因为态度冷漠,再加上很会喝,同届的都称自己为「冰山女王」。现在她对面的这个家伙,这辈子大概连酒都没碰过,居然说要喝酒?
      「你是认真的吗?」
      「当然,我什幺时候都是认真的!我想要用酒告别我这小大一的初恋!」学姊看着男孩真挚的瞳孔,这家伙就是莫名的认真这点让人甩不开,她叹了口气说:
      「要喝可以,不过只能喝啤酒喔!」
      「咦?不然还有什幺酒?」学姊后悔自己干嘛多话,害自己还要解释。不过她也根本没有要解释的意思,吸乾桌上的饮料,把空杯丢给对面的学弟:
      「来我房间吧,学校宿舍那边管很严,去那里有够麻烦的。」学姊是外宿,和学弟住学校宿舍不同。
      学姊说完就自己拎着包包,朝便利商店的方向走去。学弟抓着学姊製造的垃圾,跑到垃圾桶边丢掉,看了看自己手上还没喝完的红茶,吸了一大口,还是决定拿在手上,快步跟上他的学姊。


      「好麻烦……这家伙真不是普通的麻烦。」学姊看着倒在她家地板呼呼大睡的学弟,烦躁地抓着头髮。莫名其妙地自己说要喝,又莫名其妙地喝了两罐就睡死,现在丢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,怎幺会有这幺烦人的家伙!
      地板冰冰冷冷的,六、七个啤酒空罐东倒西歪,真亏他可以睡得这幺熟。学姊凑到男孩的脸旁,这家伙熟睡的时候还蛮安静的,一般不都会打鼾吗?他的脸庞真的就像小孩一样,睡着的时候尤其像天使,那样的安详。自己曾经跟学弟说过:「我喜欢的是正太,你长太高我没兴趣。」但是现在仔细看,学弟还真是自己喜欢的那一型,偷偷亲一下他的脸,应该不会被发现吧……?
      「学姊我还要再喝!」学弟突然翻身开口,学姊吓得立刻往下趴。为什幺不会打鼾、磨牙却会讲梦话啦!学姊在心中暗骂,但是更麻烦的是她现在的状态。
      以为学弟醒了,学姊的直觉反应就是躲避他的视线,没想到往下趴了之后,学弟直接翻身,大手大脚压在自己的身上,这下要怎幺挣脱呢?学姊不敢挣扎的太大,这种情况下学弟醒来,尴尬肯定是超过临界点,可是不能大力挣脱,学弟的手脚这幺重,又是一桩麻烦事。
      弄了老半天,学姊终于翻过身,可是情况完全没有好转,因为学弟的大手直接放在她的胸部上。学姊的胸不算顶大,但也颇有料,被男生这样压着,胸部也有些感觉。但是比起这些,下半身的麻烦才大,学弟的整支脚就刚好跨在她的两腿之间,这样的姿势简直让她羞愧的无地自容。耳边粗重的呼吸声,气息吹到头髮,搔在肌肤上,终于,学姊忍不住:
      「你给我起来啊,死猪!」大男孩被掀了起来,他惊慌地看看四周,到底发生什幺事会让自己在空中飞了半圈。
      眼前的学姊脸颊红通通的,衣衫不整,头髮也有些散乱,正愤怒地看着自己,难道自己喝醉酒之后发酒疯,竟然袭击学姊了!
      「真的非常对不起!我没想到我的酒品是这幺差!」学弟立刻跪在地上磕头道歉。
      「你的酒量是很差,不过你刚才什幺事情都没做喔,这只是因为一点意外才变这样的……」学姊的话如同福音,让学弟脸上充满光辉地抬起头,可是他看到的却是和平常不一样的学姊,竟然有点害羞扭捏的模样。
      「难道这个时候,你不想做点什幺吗?」学弟好像知道什幺了,可是他还是探问:
      「要做什幺……?」学姊扑到他的身上,他第一次感觉到,原来他的学姊是这幺娇小可爱。学姊将唇叠上他的唇,在他还搞不清楚是什幺状况时,两个人已经交换起唾液。
      「是你先挑逗我的,你要负责喔!」学弟虽然搞不清楚学姊在说哪件事,但是平常就唯学姊命是从,而且在这个时候,男人的箭都在弦上,不得不发了!
      男生来到女生的上方,亲吻果然还是必要的,男生的手也不闲着,本能地朝女生的胸与私处前进。右手隔着衣服抚着胸,布料的磨擦声彷彿也成了诱惑,下面的胸部又是那样的柔软有弹性。男孩撩起学姊的上衣,拉起绿色的蕾丝边胸罩,直接让手把玩着那充满弹性、滑嫩的布丁,除了单纯对肌肤的爱抚,男孩也不忘了刺激敏感的乳首,他可以感觉到学姊的身体越来越滚烫。
      左手探进了两腿之间,男孩撩起了学姊的短裙,让手掌侵入裤袜与内裤之内,有些溼润的裂缝不算太难进入,男孩用两个手指先稍微试探这神秘的小穴。渐渐习惯了,配合学姊的呻吟、表情,他也领悟到要如何刺激女性的身体,他缓缓地寻找最舒服的点,抓到目标,开始加速抽送。学姊的表情变得淫蕩起来,嘴里尽情地浪叫着,男孩低下头吸吮学姊的乳房,攻击不同的部位加强学姊的快感。在男孩给予她最后一击,她全身一震,大量的汁液从她的蜜穴流了出来。
      「学、学姊,今天什幺都没準备,就到此为止好了。」男孩用他最后的理性挤出这句话,两个人都还是学生,如果真的怀孕就完蛋了。
      学姊撑起身子,猛地凑近男孩的脸,明明刚才还那幺肆无忌惮的接吻、触摸,但是看到学姊这样无防备的涣散眼神,男孩满脸通红,手脚都不知道要怎幺摆。
      「你都已经把我搞成这样了,不会说要逃跑了吧。」男孩受不了这样露骨的挑逗了!他一鼓作气脱光衣裤,大喊了一句「学姊对不起我忍不住了」,将学姊的裤袜连同内裤一起扯下,男孩又回到学姊的上方,两个人四目相望。
      男孩的东西在学姊的小穴外磨蹭着,他毫无经验,虽然刚刚已经玩弄过蜜穴,但是真的要插入的时候还是找不到正确的点,他抓着自己的东西,焦急地重複尝试。
      「不对,还要在下面一点。」男孩随着学姊的指示,终于让龟头进入小穴内部,溼润的感触,高温好像要把龟头融化一般,他的东西正前所未有地胀大着,顺着这股气势,他缓缓往前推进,将自己的家伙整根埋入。
      「咦!?流血了!」
      「叫什幺啦!这是正常现象好不好。」学姊转过头,不肯看着学弟,脸颊红通通的像颗番茄。男孩以为学姊人这幺正,再加上常去夜店,一定有过经验,想不到跟自己一样是第一次。
      发现这个事实,男孩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,他强行吻着学姊,下半身也开始摆动。学姊一开始疼痛着轻轻呻吟,但是像她这幺敏感的女孩也是有好处,没过多久,疼痛转换为快感的刺激,每当男孩的棒子插入,电流从她的背脊窜升到脑袋,逼迫着她不受控制的喊叫。
      紧实的小穴,肉壁紧紧地吸附着男孩的棒子,溼润的汁液,又让抽插顺利地进行着,这就是女人的阴道?只有在洗澡时自慰过的男孩简直无法想像,虽然舒服到要爆炸了,但是却不想要这幺快就出来,一旦出来了就没办法这幺舒服了。男孩挺着腰,忍着喷射的冲动,不自觉地加快前后的摆动。
      果然还是不行了,男孩忍不住了。他整个人贴上学姊,下半部疯狂地抽送着,学姊也在一次次的刺激下,放声娇喘。女人的体温原来也可以这幺高,男孩紧紧抱住学姊,柔嫩的肌肤下有如炭火燃烧,两个人的体温都在融化彼此,男孩大喊着「对不起学姊我要射了」,噗咻!噗咻!男孩将腰往前挺,让下身与学姊的下身黏贴到最紧的程度,让棒子顶到他能进入的最深最深处,毫不留情地喷射着。


      「对不起!如果有的话我会负责的!」男孩再次发动绝招,跪趴在地上磕头道歉。学姊叹了口气:
      「负什幺责啊,明明连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。」被戳到痛处的男孩完全无力反驳。
      「算了吧,反正今天应该是不会有的日子。」学姊抬着头思考,掐着手指计算着。男孩心想,下次可不可以先算好再诱惑人啊……。
      「不过你真的这幺怕,还射到最里面来,量还这幺多……。」学姊掰开小穴,还有一些白浊液体从里头逆流出来。这样煽情的动作,差点让学弟的家伙又有精神起来。
      学姊朝学弟伸手,学弟还搞不清楚状况,学姊指了她的包包,说着「卫生纸啦」,学弟终于会意过来,马上找出卫生纸递给学姊。他坐在一旁,看着女人从小穴抠出自己的液体擦拭,这光景实在太诱人了!学姊稍微弄乾净,整理好衣装后,拿出整套盥洗用具。
      「我先去洗澡了,你就在这里待着吧。」
      「喔喔,我知道了。」男孩从遐想中被拉回,又变回蹲坐在一旁的柔顺小狗。
      「还有,」学姊走到门口準备开门,突然又回过头:「以后不可以再叫我学姊了,彦林。」
      一瞬间,男孩好像懂了什幺,他兴奋地跳起来,自己在这个晚上告别了太多,又尝试了太多,现在他即将获得的是从未品尝过的酸甜滋味。
      「是,雅琳学姊!」
      「笨蛋,还是加了学姊了啦。」男孩想要开口说「对不起」,可是他的唇已经被堵住,是一道柔软的香甜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